新春快乐,大吉大利

又在家过了一个挺长的年。其实赖在家里还蛮可怕的,待久了就成为父母眼中钉,总有一万种理由来说你,浑身不自在。故乡真是一个只宜惦记不宜久留的纷争之地,一时间非常怨恨某宝没有再多坚持几个月,让我免受这战乱之苦。

每次过年都会被问到找对象结婚生小孩的问题,不胜其扰。
最可怕的是前几天在一个阿姨家里,我妈语重心长地跟我说,「xx姐姐呀,前两年生了个儿子,今年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真是羡慕死人了。你要多向姐姐学习,听到吗?」我听完眉头一皱,且不说这尼玛能不能学来,以繁殖为一个女人是否成功的标志,这是啥?母鸡比下蛋么?

有时候觉得互相理解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也是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的重要之处。一个人天马行空,万般想法,在这世间只要还有人能够理解,就觉得无比欣慰。孤独的人生活在寂寞的星球上,是多么渴望共鸣呢?

从日本回国以后,整个人变得格外脆弱和敏感,患得患失。曾经的勇气和信念好像忽然消失了,不再孤注一掷,不再莽莽撞撞,变成了一个精于权衡和计算的成年人。想当初之所以没有多加犹豫,很大原因是男友在国内,一时找不到工作也不至于饿死,说到底没把自己逼到那份上就懒得再努努力留下来。
这大概是我近几年里最后悔的事情。在那之后,我无数次梦回东京,醒来一阵惆怅。日本的好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为自己的怯懦感到羞赧。后来因为我的原因也没能和宣宣一直走下去,但自己的初心也已经无法找回。经验大概是无论何时还是应该多替自己想一想,不要让这种干扰项在做决定的时候占到太大的比重,才能最大程度上得到最优解。

在前几个月我一度庆幸自己运气不错,耽误了两年回头工作还算顺利,钱也还凑合,那天进总把我叫去办公室说是涨工资,居然涨了挺多。说实在我也不觉得自己值多少钱,PM相对而言是一个低门槛的廉价工作,主要依赖人的情商性格沟通力等等,在我看来算不上什么扎实的技能。结果还一次没拿过就悲剧了,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这才意识到应该好好规划一下,想去深圳也好回东京也好,现在还算年轻,还能想办法打磨自己的人生。
我是一个危机感特别重的人,不太喜欢很多事情不受控制的感觉。所以对于傍大款之类的事情,几乎毫无兴趣。我始终认为人总是利己的,只是选择的方式和追求的品质不一样。说到底年轻女性傍大款道德上并无过错,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我更想要的,只是些别的东西吧。

曾经在 Wunderlist 上列了一个「25岁之前要做的事」,有一些正在实现中,有一些还没有着手。
人能有一些健康的爱好是挺好的事,比如读书观影,弹琴唱歌,还是希望能坚持下去。我觉得我人生中能明白的很多道理,都是来自其中。

最近几年,似乎也能察觉到自己身上的一些变化。像我这么咋咋呼呼的人,其实很少有开心的时刻,但大体上还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
在我还没见到吴辰的时候,为了方便他认出我来,给他发了张照片,并强调「本人没有照片好看」。他后来跟我说,觉得本人要好看多了,因为「你身上这股子机灵劲儿照片里就没有」。这应该是我从小到大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评价。许多人喜欢跟我相处,大概也就是觉得我调皮又精怪,没什么负面情绪吧。

跟宣宣在一起快两年,几乎被惯出了一身臭毛病。无尽的吐苦水,无理取闹,开始变得蛮横又专制,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办法弥补,几乎是我最懊悔的事情。
这段时间我得出的最宝贵的经验,就是人不能什么都想要。世间美好的人事密密麻麻,你终究只能得到一小部分。

前阵子在饭否看到一句话,「大体上,她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她眼睛里的光芒不见了。」
现在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心慌,在过去的经验背后,我得出的教训就是隐忍一些,不要太过冲动。感觉心都变得很钝了,经常觉得自卑和沮丧。这种情绪我尽量不让别人看出来,也算是一种体面吧。就像无聊的人要借助朋友圈让其他人感觉到日子过得很精彩一样。

所以呀,理想的生活不仅需要才华和勇气,也需要定力吧。世界实在是太喧嚣了。

《刀锋》里有这样一句:「我很高兴是个女孩。而且我希望她将来是个傻瓜——这就是女孩子在这种世界上最好的出路,当一个美丽的小傻瓜。」

这或许是好事。但已经这样了,还是希望自己能活得通透明白,自在如风。

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最近朋友圈被校庆刷屏了,记得百年校庆我们还在海大的校门口拍照祝福母校,这一晃眼就103年了。当年由于没能回去而颇为遗憾,大概半个月后赶回家去参加哥哥的婚礼,去一中门口晃了一圈,还是最平常的模样。瞬间释然了——我最爱的一中从来不是它最耀眼的那一部分,就只是它的平常而已。就如同这个学校诞生了那么多耀眼的人,也总有那么多像我一样的人惦记着它。
听到周玉龙和刘洋说的那些话,深有感触。二十岁的时候总是轻而易举地诞生太多的想法,以至于很容易悔恨。那又怎么样呢?最近经常想起《一代宗师》里的那一句,“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昨天忽然登了好久不上的 gmail,看到一些浩帆的留言,那都是被新浪和谐掉的。
从朱霞姐姐去世后的第一天开始,连续400多天的时间,每天都会给浩帆哥哥发一首歌、一段话。我是一个又懒又不屑坚持的人,很少有一件事能让我不间断地做下去。那个博客几乎承载了我前21年所有的记忆能所有能被我想起的心情,我想也是他的。12个小时的时差,每天睡前彼此的留言就像是仪式,成为了我那段时间最深的慰藉。后来那个博客被人发现了,我只能把这些文章一条一条的删光,复制到一个word文档里,有好几十万字。
这过程一直持续到浩帆回国,我们之间没有了时差,也无法做到每天晚上睡前回复对方的留言了。连续的那么多天里,每天都有国际长途打进来给我叫早(虽然我几乎都没能起来),虽然彼此都有那么多的苦闷,现在想起来也都微不足道了。
他和念念到现在也还是没有结婚,期间和我倾诉过几次,但我觉得这已经离我很远了。何况朱霞的死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大概我从来就有点排斥念念吧,虽然这和我毫无关系。来北京这么久,也只和浩帆约过一两次,没有再多联系。
那个博客已经找不到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存在过。好在那些躺在 gmail 里漏网之鱼提醒我,这都是清晰的过往。我确实是一个幸运的人,在我最荒芜的念头,总能遇到一些特别美好的人,在爱情之外,提醒我生活还有那么多宝贵的关系,值得我一生珍藏。

邮箱里保存的最后一封邮件里,有这样一段话:

“未来”这两个字在声音这个年纪还有太多的可能性,正是因为选择太多,才会让声音手足无措。如果只有一个未来可以选,声音反而一定会不遗余力去达成。但或许我们可以看看比较好的一面,有这么多的选择存在,才让声音不用有太多的后顾之忧哇。
GPA也好,出路也好,别给自己太多的束缚。还记得风清扬对令狐冲说了什么吗?随性发挥,剑随灵动。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站到辩论台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胆量一个人跑到连英语都不流通的国家去。声音是很优秀的,只是旁人给你的意见太多,才让你感到迷失,因为他们所拥有的或许是你所不拥有的,你所知道的或许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所以他们无法给你最合适的选择。
08年的同样时间,我和你面临着相同的境遇,有着相同的感受,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在哪里,甚至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未来。每天坐在图书馆里只是发着信息,把本该发命狂翻的复习资料放在一边。
小声音,旁人给你的最多只是参考,而对于你来说,最需要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和希望。先设立一个最容易达到的目标。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让思维飞一会儿。
你是很优秀的,我对此深信不疑,无论你未来如何。
如果要让我说一件在纽约回味无穷的事情,一定是每天晚上回到屋里,端上一杯热茶静静的聆听屏幕上一行行不断跳动的文字那么件事情吧。 :)

晚安,声音。

北京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几乎聚集了我人生的各个阶段重要的人。

记得高考完的时候,spc 一个劲地怂恿我报华南理工,我最后也没敢报,分数线出来的时候傻了眼,被他嘲笑了很久。大学的时候说过好多次要一起组乐队,一起创业,一起做很多事情,等到真的有这样的机会的时候,我却迟迟没有松口。
身边那么多的年轻人,spc永远是我心里最牛逼的那一个。我无法预言未来是否成功,就像驰上次说重在参与永远是失败者自我安慰的方式,那也不能妨碍有些人愿意为了这1%的希望勇敢试一试。我从来都不喜欢画画,偶尔打开涂手的app,也时不时在微博或者其他地方看到有人称赞这款产品,都会默默想,“这是小酥的应用啊”。认识他的人应该都会知道,这个app个人风格太强烈,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他做的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有些才华真是在你的人生还没有被定格的时候就能被看出来的。就像我在初中就觉得他的今天应该是这样的。
当初一个劲地想凑到一座城市,深圳、广州,都没有实现,现在终于都在北京了,隔着五六站地铁,应了他说的那一句“我总觉得我们今后还会有交集”,但这所谓交集,也仅仅是看同一场初雪、吹同样的沙尘暴,在各自的办公室加班而已。

最近想到很多事,大概自己一直都是一个特别骄傲的人,不愿意服输,不愿意低声下气。我只能说我尽力了。那天从公司走回家,一路上涌出好多情绪,忽然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场相遇是缘分,错过或许也是吧。

“我不怕寒冷,迎着这岁月的风。”

11月

11月的第一天,在办公室加班,窗外阳光普照。想想真是没意思,挺佩服那些能在工作上倾注无限热情的人,只能说人各有志,我从来没有这方面的追求。
也许和性格有关,从来都是误打误撞,碰了壁就回头换条路继续走。

上个月我曾经咬牙切齿地觉得生活无趣,需要改变,在网上看亚航的机票,几百多一张,微微一笑关上页面然后查起了签证。觉得生活似乎还有了一点点期待。
虽然心态很消极,但我还是试着问了问身边的朋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第二天正好去国际找王总,蹭了个部门的招聘会,听到崔姐在那说一些乱七八糟的注意事项。我才觉得自己的处境太尴尬了,没有公司会冒这样的风险,我也不愿意花心思去说服别人“我有这样的能力、请你给我一个机会”之类。当然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而这个规则的形成一定有它的理由,这终究是一个充满概率的世界。
这边也恰巧充满各种各样的变数,现在反而很为难,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优秀、不够有底气吧。话说回来,这或许是个悖论,就像那天冷侃说“校招简直新手礼包,错过简直没法玩”,史红冉妹子表示很不服气,“我在去哪儿加班的时候你还在日本看樱花,我还羡慕你呢。”简直无法反驳。
时间过去,现实的挤压开始让人退缩,盲目的冲动会被看作幼稚而非勇气,也就不得不学着克制。

高中时刘骐跟我们说“适应也是一种能力”,现在几乎每天都很沮丧,但至少能做到不去怨天尤人。我总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比如在这边好歹认识了几个人,大家也都对我不错,没有太大的经济负担(虽然还是很穷),虽然有一些不满,但也没有办法。毕竟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去留都是你的权利,就看怎么权衡而已。

记得上个月我去谈微软的case的时候,与不同的人聊天,也深知他们的立场,我当然无法兼顾每一个人的利益,感到非常无奈。那天下午谈完事情,代理商非常礼貌地结完账说等待我这边的答复,我问他不开票么,他摆摆手说没事儿不用。从咖啡厅里出来,看到马路两旁高高的写字楼和逼仄的马路,十分压抑,深感都市年轻人的艰辛。
因此我一再强调不喜欢做这样的工作,或许就是王总说的“玻璃心”,我不喜欢看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你,让你考虑一下,价格可以再商量;也不愿意揣测别人的动机,去窥探所有的真诚里到底蕴藏着多少私欲。
我喜欢简单的人际关系,大家都能好好说话,不拐弯抹角。我喜欢和男生打交道,因为更省事,不需要惺惺作态,也不需要用尽方式来证明彼此的关系有多好。我喜欢搞自然科学的人,因为他们身上有一种踏实和沉静的力量,让我相信在这个叽叽喳喳的世界里还有一些人在默默努力让它变得更好。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想法和很多人不一样,但都无谓对错。我曾经觉得那些回老家考公务员结婚生小孩的人生很没意思,就像他们觉得我每天在北京挤地铁加班很可悲一样。然而轻易judge别人终归是很蠢的事情,也没有意义。
昨天马路上有个女人一直在哭,撕心裂肺,我匆匆瞥了一眼,继续往前走。大概这就是鲁迅先生所谓的“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吧。

Winter is coming

半年前blog就挂掉了,本来上面的文章也不多,一次性全部清掉虽然有些可惜,但我好像从来也不是特别念旧的人。何况这个域名都续了两次,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这个样子。当时就闹着要自己学前端,整点像样的东西出来,转眼就抛诸脑后了。我注定是一个懒惰、没有什么出息的人吧。

转眼也工作半年多了,很多事情都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当初的计划非常明确,回北京攒点经验、存点钱,顺便给自己一段相对安稳的时间来规划人生。那时候觉得尚还年轻,有许多可能性,由于天赋和现实的局限不可能事事遂意,但我也算尽力了。当然有一些后悔的事,但说好的既过不恋,也只能这样。

北京终于迎来了最好看的季节,两年前在北大,看到银杏铺满校园,有种特别的惆怅。

一直以来总想证明些什么,越是不擅长的东西越不愿意示弱,导致走了很多弯路,把自己弄得很疲惫。又或许是轻易能得到和掌控的东西让我觉得太无聊了,就好比追女生,轻而易举追到的大概会显得稍微廉价一些,不那么容易被珍惜吧(?)。

感觉自己虽然一直是话唠型人格,但很少跟人真的倾诉什么。市面上的SNS,大部分内容仅供展示,一部分用于回忆,一部分由于虚荣心。
饭否最初也都是流水账和无聊的对话,哪天出去玩了、哪次考试考砸了,完完全全是一个不务正业的高中女生的日常。后来跟我一起刷饭否的人也都长大了,想起来高考出分时一起刷饭也并不是那么遥远的事。现在大家的人生轨迹都南辕北辙,有的工作有的出国,那天在杭州和水仙花吃饭,聊起当初川大的那一帮子人,一半都去了美帝,他是唯一一个回国的,其实也分辨不出谁好谁坏。
现在饭否已经有了1400多个粉丝,一条状态轻轻松松就能上精选、上小字报,但是再也没有那种依赖感和亲近感了。

记得几年前吴辰跟我说,已经过了“喜欢一个人就非要得到不可”的年纪了。能够在一旁静静观赏,看她在不远处一直美好,至少没有任何破坏的可能。今晚点进huxuan的博客,才知道他ex已经考上PKU的研了,想起来她当初在豆瓣说自己的男朋友在P大而自己无论如何都感觉到深深的差距与自卑,现在才觉得一个女生的倔强和坚持真是让人唏嘘又感动。他说,“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己被狠狠打了一巴掌,我也很高兴当初终究没有看错这个人,只是缘分这东西没法强求。”我觉得也是。

现在很多事情都悬在半空中,自己也在逃避。未来不一定会更好一些,但至少要给自己一个机会。